猫的自留地

苍云(2)

自留地:


从那山中出去,前方不远就是琴川。
所以一日后,两人便像路过的行客一般并肩走入了琴川的街道。
彼时霄河还没化形,他对这个地方自然没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但陵越眼中,似乎所见的一切早已面目全非,却又总是隐隐透出些曾经的影子。
“喂,那边有家酒楼看起来不错。”不知道是随了谁,霄河一个剑灵,却对人间美味异常的感兴趣。
陵越回头看了看,瞥见酒楼旗招上画着的活灵活现的烧鸡,故意微微翘起唇角:“我吃素。”
霄河极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修仙的人过得跟个假和尚一样!”
说完拽着他的手臂转身就走,进酒楼之后笔直上楼挑了最清静的小间,拍拍桌子招呼小二:“给爷上你们的招牌菜!大鱼大肉都给我端上来!”
陵越失笑,抬眼问他:“你到底是剑灵还是山大王?”
霄河冷然,理直气壮:“剑是用来干什么的?——杀生的!我可不像你,假和尚!”
等菜上来,他埋头就吃,倒是陵越只坐在对面看着他,一动不动。
直到大鱼大肉当真上得差不多了,霄河跷着脚吃得不亦乐乎的空当,小二端来的最后几个素菜被他头也不抬地接过,鼻子里哼着气推开两个半空的盘子,把素菜摆到了陵越面前。
“吃饭!”
陵越再次失笑,依言提起筷子,低头吃起来。




饭快要吃完的时候,街那头方家的大门打开了。
陵越的筷子顿在了空中,神情淡淡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方兰生小心翼翼地扶着孙月言走出来,搀她上马车,小女儿则跟在他屁股后面顽皮地拽着他的衣摆。
等孙月言坐稳之后,他才转过身,笑咪咪地抱起了身后的小尾巴。
看来其乐融融完满异常,又总像是少了点什么。
……那已不再是当初的方兰生。
“你们几个……”霄河也停了筷子看着同样的方向,定定看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努力地思考措词,“似乎,谁都没有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没关系。”陵越顿在空中的筷子终于轻轻地收了回来,“至少……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要去方家看看他们吗?”霄河终于也收回目光看向了陵越。
陵越不说话,只摇了摇头。
方家的马车缓缓地从街那头驶过来,陵越也站起身缓缓地走到了窗边。
看着马车的轮子一点一点滚过他们脚下这座酒楼,他忽然莫名地就又勾出了一点笑,也始终带着那一点笑,目送一家三口渐渐远去。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霄河突兀又问。
认真的口气,完全不容许他逃避。
“想要我在意的人,都能得偿所愿。”
“然后呢?”
“然后我努力过……却发现办不到。”
淡然而遗憾,但并不执着。
霄河眼里瞬间有激烈的东西在闪动,似乎是想要发怒,却又喑哑着完全发不出来。
“其实,如果我们能走到一处山明水秀灵气充沛的地方,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修炼。就像你说的……我不能成仙,但是你可以。”
陵越似乎当真把他那晚说的话记在了心上。
“一旦修成仙身,你便不需要主人了。”
霄河的胸口不停起伏,最终忍无可忍地一把掀翻了桌子,整桌菜洒了一地。
陵越终于转身,忽然叹口气,像摸小孩子那样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不要对我太过执着了。霄河……你也是我在意的人,我想要你开心。”
霄河用力挥开他的手,猛转身朝向窗外,双手紧紧地攥住窗口的栏杆似乎在拼命压抑着什么,整个肩背都在不断起伏颤动。
“假和尚……陵越……”不知攥了多久,他才垂着头含混不清又极低地说,“我不想你死……不要死。”


 


TBC

评论

热度(78)

  1. 长安安安安安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
  2. 猫的自留地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