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自留地

未期

自留地:

新年新坑,“苍云”后文,架空,慎


 



刚下过雨,青石板的路面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各色小贩从躲雨的房檐下挪出来,一边聊天,一边不紧不慢地支起了摊子。
不远的拐角处,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孩子,也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大人一身浅蓝,雪白的靴子踏在潮湿的青石板上仿佛不沾半点污迹,容色冷淡气质清冽,让与他们对面而来的很多人都垂下头自动避开一点,尽量不与他们擦身碰触。
走到下一个转角,穿着鹅黄衫子约莫三四岁的小孩子突然顿住脚步,拽拽大人的手,指指街边的摊子,仿佛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我想吃鸡腿。”
大人面无表情,连头也不转一下:“那是你的事,我从不吃这些东西。”
胖乎乎长相极为讨喜的小男孩挫败地撇了撇嘴,抬头看看他,还是再接再励:“可是我没有钱。”
“那便等你自己能赚钱的时候再吃。”
他们的声音不大,但也没有刻意压小,路边两个摆摊的妇人已经开始悄声议论:“这当爹的长得这么俊,怎么这样对孩子的?”
“所以说,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当官的爹啊!”
大人不动声色地垂眼看了看小孩,后者不由自主地缩缩脖子。多年练就的察颜观色本事,也只有他能从大人无波的眼底读出一丝恼怒。
“那个……爹爹,给我买个鸡腿嘛……”
兴许是被两个妇人的对话鼓励了,嘴馋终究战胜了害怕,小孩子索性顺竿爬,拽住大人的手就开始摇晃着拉长声音撒娇,粘腻的语气让大人忍不住脚步一顿,身上倾刻被寒气激起了一层鸡皮。
随后,就见大人极优雅地抽回了被握过的那只手,一脸嫌恶地用手帕擦了擦,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小孩子愣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嘴张了张,片刻后眼珠骨碌碌一转,突然扁着嘴满脸委屈地抽噎起来。
路边的小贩们也都傻了眼,没想到这当爹的把这么小的孩子说扔就扔了。
最后还是卖鸡腿的小哥首先看不下去了,拿起一只走过去蹲下身塞到孩子手里,扯过粗布袖口给他胡乱擦了擦眼泪:“不哭不哭,哥哥送你一只吃!”
小胖娃眨眨眼,本能地双手捧住鸡腿,脸上还挂着泪珠,片才终于忍不住怯怯地啃了一小口。
“哈哈,这下不哭了吧。走,婶婶带你去找你爹。”另一个妇人也走过去,想牵他的手。
“谢谢婶婶,不用了,我爹一定会在前面路口等我的。”小胖娃抽了抽鼻子,勉强露出一对甜甜的笑涡,衬着脸颊上没干的眼泪和嘴角蹭上的一点点油,又可爱又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得人心里直发软。
“哦,那就好,那快去吧。”妇人又摸摸他头顶,终于不舍地挥挥手。
小胖娃乖乖地往前走了几步,腾出一只手,也转过身倒退着冲他们挥手,连挥好几下,才转回身继续走。
就这样走过转角,他终于“嘿嘿”地笑出声,美滋滋开始低头大口啃鸡腿。


 


——直到他毫无所觉地一头撞到了一个人腿上。
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罩过来,胖娃拿在手上的鸡腿“叭哒”一下掉在了地上,正要咬下去的嘴呆呆地半张着再也没能合上。
“怎么了?”被撞的人怔了怔。低头看看,发现衣襟被鸡腿蹭上了小小一团油,自己伸手掸掸,却并未生气,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看他还僵着,又用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结果意外沾了一手湿。
“怎么哭了?”再往地上扫一眼,“因为掉了鸡腿?要不我再赔你一只吧?”他的声音说不上多亲切,听得出来并不擅长应付小孩子,却是温和耐心的。
小胖娃的嘴再次张了张,茫然震惊的表情像哭又像笑,突然用油乎乎的小手死死抓住了被撞人的衣襟,那片衣摆顿时被抹得一塌糊涂,随后便像小狗一样埋头在衣襟里拼命地闻着。
闻了一阵,连小小的身体都开始微微地发颤,用力一把抱住了整片衣襟,再努力伸长手去抱衣襟后的双腿。
“你……”被撞的人显然也因为他这一连串动作有些反应不过来,缓缓四下扫视一圈,“你一个人?”
小胖娃却死也不肯抬头,只是拼命地抱着他使劲往他怀里蹭,热乎乎的眼泪鼻涕蹭了他一身,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是很委屈、像是很期待,又像是很害怕。
“难道,你要跟着我?”又问了一句。
小胖娃本能地哭着摇头,摇了几下,反应过来又狠命用力点头。
“为什么?”被撞的人终于轻轻掰开他的双手,蹲下身来,和他平视。是个二十出头俊秀的年轻人。
小胖娃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像是鼓足勇气,缓缓地看了他一眼。
“我住的地方,不方便带你去。”
只是一眼,小胖娃的眼球呆滞地动了动,片刻后再次扁起嘴猛扑进他怀里,一边呜咽一边用胳膊死死地圈住了他的脖子。
年轻人不解地微微皱起眉,似乎在思量什么,却不再多问了。最后索性直接伸手把他抱了起来。小胖娃伏在他肩头,还在一耸一耸地抽气。
他抱着孩子走到几个摊贩跟前,显然跟这些人都是认识的。
“哦,大公子啊,这孩子是跟他爹走到这里走丢了,他说爹应该还在前面等他的,却不知为什么忽然抓着你不放了。”
几个摊贩都觉得好笑。
年轻人抬头看了看天色,把小胖娃从自己脖子上松下来,又把他塞到一个妇人怀里。
“我今日还有事,晚了怕来不及。他就托付给你们照看一日,如果他爹一直没回来,我明日来接他。”
小胖娃虽说不愿意的样子,却也没有太过反抗。
“你……真的要养着他?”众人明显都吃了一惊,这也太草率了,“……那行吧,”妇人熟练地抱过小胖娃,还给他抹了把脸上的泪珠,“有事别耽误了。我替你看一晚上,不妨事。”
年轻人微微一笑,点点头,毫不迟疑地转身走了。
胖娃用力挣扎下地,小跑着追出几步,忽然又顿住,定定看着他的身影越走越远。
片刻后“哇”的再次大哭起来,带着哭腔仰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了一声:“霄河——!”

评论

热度(62)

  1. 长安安安安安自留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