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自留地

还真(一)

浮大白:

作者唠叨:逗比修仙 全程OOC 比起原著代入真人可能还有点真实感 不知道啥时候能完 连CP都没定 估计BUG一堆 在此跪倒赔罪




(一)掉下山崖,捡到秘籍


 


A


康城山是座远近都没什么名气的仙山,山中有条稀稀拉拉的灵脉,灵脉上的石窟里住着一位闲散修士,修士叫做紫胤。


 


一声惊雷,天上掉下一个半焦不糊的东西,正巧落在了紫胤平时洗脸刷牙的小水沟里。


 


几年后,紫胤修士有了个入门首席弟子,弟子的名字叫陵越。


 


陵越的身世不明,紫胤的说法从“下山买猪肉优惠附送的”到“其实你是为师故人的遗腹子”变幻不定。陵越七岁了,打他能明白事儿开始每年的生辰问一遍师尊我是从哪里来的呀,紫胤的回答年年不同,答案都够写好几部杰克苏小说的开头了。


 


后来他不问了。紫胤收留他这许多年,前尘记忆比不上朝夕相处的师徒恩情,他打定了主意好好做陵越,好好孝敬师尊。


 


康城山很坑爹,是郊区中的郊区,孤山一座,山下有个小村落,消息闭塞,民风倒是很淳朴。紫胤偶尔会带陵越下山看看,拜访一下当年喂了陵越几个月奶的奶娘甲和给陵越做了学步车的木匠乙,顺便卖卖药材,买买生活用品油盐酱醋。


 


每次下山,师徒俩都是结结实实地走下山,小时候陵越累得够呛,想起师尊讲的睡前小故事,仰着小脸问,师尊我们为什么不御剑。


 


师尊掸掸脸上的灰,镇定地回答,因为风大。


 


走下山除了累还是有好处的,陵越年少顽皮,但体质并不是很好,紫胤真人经常叫他多走走多跑跑,强身健体,陵越听了,开心地扑蝴蝶去了。


 


紫胤是个一穷二白的修士,石窟里连个像样的水杯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法宝了。家徒四壁,只有一把死沉的宝剑,陵越拿都拿不动,更别提拔开看一眼剑锋。不过陵越想,这样也挺好,有师尊,有康城山,就足够了。


 


陵越八岁那年过生日,紫胤把在外面玩的陵越叫到内室,说要告诉陵越他真正的身世。陵越兴致缺缺地去了。


 


烛光里,紫胤的身影多少有点看不真切,陵越把白天晒在外面的被子给紫胤抱进来,手脚麻利地叠好。然后才转过身来,听紫胤讲故事。


 


紫胤说,你是天上掉下来的。陵越鼻子里哼哼两声,意思是听到了。紫胤叹口气,念了一段口诀。陵越摸不着头脑,索性分神想了想今晚的菜谱。


 


紫胤轻咳一声,说,陵越跪下。陵越利索地跪了。


 


紫胤再说,记住口诀,你就真正是本门派的人了。认真修道,顺应本心。别给为师丢人。


 


陵越磕了个头,起身磕磕巴巴地背口诀,才背了前十六个字就背不下去了,支支吾吾,拉着紫胤的袖口说师尊再给说一遍呗。


 


紫胤看着陵越小豆丁嫩乎乎却因为天天做家务而长了薄茧的手搭在自己洗的没了颜色的粗布衣服上,声音一颤,说我给你抄下来挂你房里了,好好修习,什么时候有进益了与为师说。


 


陵越说,好哒,师尊我们今晚吃酱蹄膀,哦,还有,师尊,我们派叫什么名字。


 


紫胤鼻子抽抽,空气中的确弥漫着酱香和肉香。紫胤把脸板回来,说今晚加两个菜,栗子我给你剥好了一会儿和野鸡一起炖上,再溜个白菜。


 


陵越吸溜了一下口水。


 


紫胤摸摸他的头,手指沾水在桌上划了两个字,轻声说,我们派啊,叫天墉。


 






 


B


百来字的口诀陵越足足念了四个月才有点收获。一开始是头顶有点热,后来是额头微痛,脸上长痘,再后来嗓子发炎了,陵越也算找到规律了。


 


有股气一直在他体内从上到下慢慢挪动,挪得虽然慢,但很稳。一天晚上,刚刚上床开始打坐的陵越肚子一阵疼,他想着晚上吃的咸鸭蛋是不是坏了,想着想着莫名其妙入了定。


 


他飘飘然,闭上眼发现眼前有金星,沉在丹田顶部的那股气不安分起来,横冲直撞有些恼火地在体内游走,陵越越是忍耐,那股劲就越厉害,他索性放松身体,任它去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严丝合缝的丹田终于投降,被那股气撞出一道裂缝,裂缝越开越大,内里真空一般地倒吸天地之气。陵越无从控制,走火入魔之际被紫胤一指点在头顶,瞬间脑内一片清明。


 


丹田内只留下缕缕气息,弱弱地抱成一团,陵越醒过来,发现口干舌燥得厉害。紫胤在一旁替他护法,看他无事松了口气,又从厨房端来一个石刻的小盅。


 


陵越呆坐在床,手脚发麻,想,原来这是师尊给我熬的滋补妙药吗。


 


紫胤踹他一脚,说,总算醒了,刚出锅的小米粥,快尝尝。


 


喝完小米粥,陵越有点小骄傲,一边给师尊换床单一边美滋滋地邀功。


 


师尊说,万里长征第一步,你才跨出去,后面的路长着呢,明天开始加餐,哦不,加课。每天打坐炼气剑法术法一个都不能少。


 


陵越说,那家务呢。


 


紫胤顺手给他一个暴栗,说,照做。


 


陵越毕竟年少,炼气最枯燥,反而术法和剑法学得不错。紫胤的强项在剑法,指点到位,教训严厉,动作不到位或者不认真就拿扫帚打得陵越鸡飞狗跳。后来陵越皮实了,扫帚教训起来太浪费,就换了竹条。陵越在竹笋炒腊肉的训诫下把天墉一派初级剑法练得不错,一剑挥出去,残影陡现,伤不了人也能吓唬到人。


 


紫胤在旁满意地点点头,一剑穿心你练得最好。假以时日,为师把它的进阶版万剑穿心教给你。


 


陵越把小木剑收回来,心想,门派里那些成仙的祖宗们怎么给剑法起名这么不走心呢。


 


紫胤还未大成,看不到陵越的灵根属性,只能约莫着感觉他与金有些缘分,但又不敢偏教,索性什么属性的术法都掰开来教了一遍。当然,紫胤是个剑修,术法并不算格外擅长,遇到一些属性相克的题目发挥起来还不如陵越上手。


 


就比如说那个石盅,陵越看着有趣偷偷私藏把玩,慢慢才发现这小盅是紫胤拿小石片用剑法剁的,不禁汗颜。后来陵越耗了一晚上用熔石术给紫胤搞了一套精致的小杯具当做生辰礼物,紫胤木着脸收下,剑术练习时狂虐了陵越一把才罢休。


 


日子过得快且平淡,一晃眼陵越连万剑穿心都练得熟得不能再熟,人拔高了不少,厨艺也大有长进。紫胤却担心起来。


 


康城山只有师徒二人,山下小村庄不过百口,剑术磨练到了,但阅历始终停滞。陵越始终是要放出去见世面的,既然要放出去,还是尽早为好。


 


正巧紫胤世上为数不多的好基友修士青衡终于在世间的犄角旮旯里找到了紫胤,纸鸽子传书一封,说自己将有大成,望紫胤速来为自己护法。


 


可惜康城山和青衡所在的炮台山距离一万八千里带拐弯,紫胤又知道青衡这家伙有严重的拖延症,说是速来,搞不好几十年也未必功成,再说,青衡所在的龙泉不像天墉人丁稀少,护法也不缺他一个。


 


不过既然有了由头,紫胤索性和陵越一起下了山,却不知道,这一走,就是许多年。



评论

热度(62)

  1. 猫的自留地浮大白 转载了此文字